不再喜歡躲在電話的另一頭,開始愛戀相距時刻的美一分朦朧,直到秋楓悄悄地從手中離去,才恍然發現,那時妳留下的臉龐,我總來不及翻譯。
我將童話中的美麗情境,化作令人感動的文采,一一輸入螢幕藍底。宛如敲打琴鍵的美妙旋律,這三年來的簡訊,是否傳道妳眼裡,甚至是心底?有多少個寂寞無聲的夜,在沒有妳的鈴聲喧惹,讓孤單變成最無情的冷血殺手,且無聲無息的,殺光了整個冬季的憔悴。我好想問,現在的妳,好不好?
憶起我們第一次的相遇,海風讓妳的紅唇有了生命,輕輕地在我耳邊呢喃著,那個夏季。這是我們曾經演不完的故事,倘若妳想聽,我可以再說一次的。我把我們的愛情記事作為藍本,重新演練,像是妳對我那班的悱惻纏綿,真的,其實只要一次就夠了,妳是否能開啟男人心中久違的那分溫柔呢?
猶記那睽違已久的一吻,與思念的浪潮隨波逐流,似乎還能感受到妳體貼的微溫,彷彿不曾裡開過,如今,卻又像是斷線的風箏,拉不回來的情。假使妳會使用禁咒,那麼被妳施法的,不是老鼠蝌蚪,而是徬徨無助的我,妳對我下了最猛的蠱毒--「愛情限定」。無疑地,我是妳最成功的試驗品。
曾經說過有一個地方,叫做「戀人的海域」,傳說只要帶著依戀的心游到對岸迎逢妳,就能得到愛情的永恆。假如沒有了妳,就算贏了世界,那又如何呢?我彷彿失去靈魂的軀殼,像是發了瘋似的,四處尋覓妳的蹤影,把從前的溫柔,編成尋人啟示,築成堤防,卻已注定潰堤。手機另一端的妳,到底在哪裡?
人說戀愛能治百病,眷戀卻使我失去免疫,放任發燒到三十九點八的體溫,還不能夠代表我對妳的絕對癡心?不禁疑惑,我還依舊黏在妳的心上嗎?揣測妳是否粉碎手機,打擊我對妳的另一個深邃的夢,捨不得放下那唯一的聯絡方式,深怕錯過每一個關於妳的消息,打不通的電話、打不通妳的心。而妳選擇秋天走,因為傷痛的秋季適合離別﹔我如沐冬寒雪,因為霜冷的雪水教人心碎。憂愁的四季,輾轉成為七情六慾,上演著另一齣的悲劇。
如今下了毒誓,讓自己不再愛人,不再涉紅塵,一切的一切只為了等妳。灌了一杯又一盃的春泥,覬覦著陰間的夢婆湯,就這樣把妳忘了,值得嗎?我只能與孤單作伴,燃起一根煙,第給自己親暱的影子,將熱淚和著開水沖泡,乾了吧!我的摯友。雖暫時逃離情劫,但想起妳卻又蹉跎。
妳曾說我是個被遲鈍牽制的罪人,不懂女人背後那顆細膩的心,不論有或沒有,忽略是最後的結果。患得?亦或是患失?怎知,我患的是--相思。
事隔三秋,我的心是下著雪的街,我將熱情埋藏於雪中,等著妳去挖掘。待出土之時,也許,仍是一顆紅潤的心﹔也許,早已經了殘破不堪的廢墟。
我墜入失戀的國度哩,就算浮出沉重的浪濤,在妳的世界中也只是失算,妳有權利選擇黃金與王水的比例,但我卻無法秤出對妳的愛究竟放多重。
再一次見到妳,已經是第四個春季的五後,我躲在思念的彼方遙望窺視,像是個做錯事情的小孩,卻又難掩內心的悸動,只想對妳抒發久違的情感。妳捧著光榮回來,迎向我沉默的誤解,一一釋懷,這是最後一次的告白,也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噓--別說話,在抱緊一點,我就會永遠在妳身邊。

〃☆軒の那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