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分開這麼久後,我才有勇氣回頭,揭起舊傷口,定義這段我們稱為戀愛的回憶,卻在我仔細整理記憶後,我把它視為遊戲。雖然我不清楚愛情的定義,但是你看著我的眼眸中,我感受不到所謂的真心。
我的思緒停頓在第一次見到你,大樹遮蓋的保健室後方,我和班上死黨身為環保糾察,苦命地在午休時間為全校作回收分類,無奈的瞪著一群死小孩笨手笨腳的分類。忽然間,一個斯文帥氣的男孩和同學看著雜亂的情況,有些不知所措,唷!這麼帥的菜鳥學弟需要我的幫忙,我走向前問他們是不是新來的,並教他們如何應對,然後順理成章的「順便」詢問他們......不!應該是說「他」的班級姓名。當時興奮道流口水的表情,我現在忘都忘不掉。
盯著那封青蘋果顏色的信,秀氣的寫者我的名子,乾淨漂亮的字體,敘述著他對我的情感。他說他很喜歡我,就算我即將畢業,他還是很珍惜我們曾經擁有過的時光,之前看到這封信我還感動的要死,現在我只覺得「喜歡」兩個字是如此廉價。
我了解,我曾經深深的仰幕著他,我都說他像青蘋果甜甜的、香香的,雖然外表青澀,心中卻甜蜜可口,這麼完美的男孩,讓我為他傾心,忍不住的,像他表明了心意。帥氣的面龐,驚訝的看著我,漸紅的雙頰好看極了,那時的他,是唯一不忘的。牛頓被蘋果打到了頭,他發現了地心引力,我被青蘋果K重了內心,我找到了初戀。
也許是因為那時候太小了,幼稚的深信我們會長久,愛我說的冠冕堂皇,背著我跟那女孩秘密的繼續交往,這樣被騙了好幾個月,等到那女孩又跟他吵架了,才跑來跟我坦述,把自己形容成一個可憐的被害者。事實上,跟他在一起的是妳還是我啊?她,他的「前」女友,哭哭啼啼的跟我訴苦,讓她不平的地方是:「他都在大家面前說愛妳,愛我都偷偷摸摸的說。」這不是廢話嗎?難不成要說愛她啊?還有現在該哭的是誰啊?腦袋亂糟糟的擺脫這個......不想罵她了,於是跟他吵了一架,他也是第一次跟我吵了架而不道歉,也就是最後一次了。
好久沒在見到他了。每次回到學校,本來是快樂的回憶,卻總在看見那些景物的同時,不經意的想起他。我們曾經走過的那些路,我都還依稀記得你好看的臉、開心的微笑,陽光把你酒窩盛滿光芒,每次看到這,都會突然回頭,好像你就在那裡注視著我,依然等待和我繼續走......,可是事實不容許我幻想,那個位置不再有你的身影,剩下的是我落寞的淚滴。

〃☆軒の那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