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脆弱的時候

人在理不清的時候

是不是都會習慣性的做些什麼

也許是傾吐、也許是騎著車到海堤邊喝著酒

而我,習慣用文字釐清

不諱言自己一直是需要感情來讓我寄託的

我需要一個人讓我宣洩心中的感情

可是我又害怕

害怕被拋棄、害怕一種拘束、害怕我會變成自己不熟悉的自己

所以我總是選擇友情

可是好悶

為什麼會這麼的悶

在網路上無意識的呆著

一但看見那個熟悉的他出現

會有淡淡的喜悅

也是有許多交集的課

但總是像朋友一樣的奚落著

我為什麼會害怕這麼多

踏不出這一步


滿滿的情緒堆在胸口

是說不出口的情緒

在這個沒有多餘的人認識我的地方

我一字一字的打著

以為可以明白些什麼

不過好像是枉然

我還是我

他還是他

我們還是朋友

一切也沒有改變

但是我知道

情況就是會這樣下去

因為我總是不懂得怎麼去珍惜

〃☆軒の那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