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了,

那是塵埃掩埋時光後的事,
當一切的雪白拒絕黑暗的幫助,
我早已死去。

憾的是,
所有牽掛繫住我的軀殼。

但,我不會流淚。
因這滿是愁容的世界

我,
早已逃離。







〃☆軒の那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