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纏在複雜關係裡
不是習慣 是種『癮』

在還沒遇上解藥時
她依然如未吸滿血的血蛭 粘著不放

主張『Dare to kiss.Dare to love』
看似瀟灑的一句話
當中也偷偷滲透著 悲傷的淚水

熬過了
就當做上了一堂課
熬不過??

複雜和簡單只有一線之差
我拿捏得來嗎??












〃☆軒の那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