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痛楚看不見淚水
有一種防衛叫做我無所謂
你說作夢是一種妄想
天真是一種災難
其實我不會沉溺太久
你知道人終究會成長

〃☆軒の那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